青蝶记?千年的传说――第一章(1~2)_3000字

4人浏览 / 0人评论

  第一章青蝶暗卧银钗底,青花突现玉龙纹。

  (一)“铛,铛。”一阵清脆的脚步声随着巷口一个少女的到来传遍了古老的小巷。她头戴一顶蓝色的小帽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蓝色的丝巾,身上是一件奶白色长裙,上面绣着一朵朵小花,一看便知是清一色的墨兰。一阵风吹过,她的裙摆微微飘扬,那兰花立时就像活了一样随风摇摆,但那少女却对此全不在意。她站在一棵老槐树下,左手拎着个小包,右手搭在帽檐,似乎在等什么人。

  “你在等谁?”肩头被人拍了一下,她回过头,望见的却是一个少年的脸庞:他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外衣,里面是单薄的衬衫,柔软的头发折射着栗色的光泽,唇瓣浮起的是樱花般的笑容,优雅而庄重。如若在这一刻你转过头看到这个少年,他的儒雅和英俊会像摇曳在池面上的荷花一般倾泻入你的心中。那少女见了,也不由的微微一动。

  “请问,这里可是兰玲巷?”那少女轻启朱唇,低声说完这句话后已是满脸红晕。少年微一额首,道:“正是。你到这里有何事?可有要我帮忙之处?”那少女咯咯一笑“我也没什么好帮忙的,不过看咱你肯帮我的份上,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吧。你记住了,我姓洛,单名一个晴字。洛是洛神之洛,晴是晴空之晴,你叫我晴儿就行。我到这里,是要找一个人的。瞧你的口音,定然也是江苏人了?”

  那少年点点头,道:“正是。我名叫齐澹博,自是取澹泊之澹,渊博之博之意。”突然间话锋一转,声音也愈加凌厉“你要找的人,可是齐谷云?”洛晴“啊”的一声,双眼满是疑惑:“你怎么知道我表哥的名字?”澹博哼了一声,却不回答,脸上勃然变色,双手握得咯咯直响,他抛给洛晴一个纸团,风轻云淡的呵出一句“到了你舅舅家后,就别来找我了。”话音未落,身影已消失在巷子尽头的青烟之中。

  洛晴怔怔的望了一小会儿,出神的说了一句“真是神出鬼没。”叹了口气,向右边一户挂着红灯笼的人家走了过去。她在大门上轻叩三下,大门应声而开,只见几株桃树东一棵西一棵,杂乱无章地栽种着。她扫了一眼桃树的布局,心中立时打了个突——这些树是按九宫八卦方位栽种的,在母亲家中历来是传幼不传长,传女不传子,听母亲说,舅舅从未学过这门学问,那他为何又能这般布置庭院?

  她思索良久,纵身跃上一棵桃树,把数里之外的情景看了一遍。但见亭台楼阁、水塘高山,当真像谜一样的存在。直把她瞧得暗暗心惊:若不是她精通奇门五行,这种路是走遍了的,在这硕大的庄子里可就出不来了!于是,她轻轻一跃,跳下树来,向西踏数步,又向东行百步,当真身轻如燕,灵活似鱼。有时明明是一片没有桥的水塘,她偏偏踏在一排木桩上;有时明明铺着一条光滑的青石小路,她却一意孤行,在花丛中轻轻荡过,如一阵风,只留下阵阵香气在花丛上方飘着,久久不散。

  洛晴脚不停步,但脑海中也是思潮起伏,越来越是起疑:这庄中的花一朵朵都是清一色的雪白,或是白兰,或是茉莉,或是铃兰……连荷花也无一支是杂色的。总之,没有一朵是舅舅喜欢的红色,他曾说“红色是最美的一种颜色,但夕阳西下的时候,就是它的舞台,就徐徐拉开了那天蓝色的幕布,它就在那天空的衬托下不断地变换、舞蹈。”但,现在不仅没有红色的鲜花,连海棠树、木棉树都没有了,变作了一棵棵妙曼的梨树,上面开满了清纯的玉雨花。

  正当她在亭台中穿梭的时候,却见到前方一道金光一闪而过,瞧着似是澹博,可他明明没有向这里走,怎地又在这里出现?不管了,先进厅门再说。洛晴一跃而起,左脚在一棵梨树上一点,在半空中一转身,轻轻巧巧越过那道覆满青藤的墙,落在一棵杨树之上。她向前望去,一座碧玉般的竹楼正立在她面前,从外形上看,它像开屏的金孔雀,又似鹤然起舞的美丽少女,美丽的景致让人恍然如在梦中。

  再向下望去,不望还好,这一望让她大惊失色:原来在楼下,两个长身玉立的少年正面对面站着,一个身穿黄衣,一个身披绿衫,都是面带微笑。他们自是澹博和谷云表哥了。只见澹博手中握着三颗玉珠,而谷云则是双手空空。洛晴忽的忆起澹博说起她表哥的的样子是那样厌恶,不知是有什么深仇大恨。“波”的一声,三颗玉珠破空而出,射向站在花丛边微笑的谷云,可他仍是不避不挡。

  洛晴救人心切,把手提包一甩,双足一点,在两人中间划过,顺手用帽子一兜,接着一个燕子三抄水,轻飘飘的立在屋檐上,犹如一只玉莲在风中笑得花枝乱颤。两个少年一同仰起头,不约而同地叫道:“晴儿!”洛晴冲澹博点点头,落到谷云身旁时便要向后跌倒,他的嘴角溢出一丝温和的笑,伸手把她揽住立好,在她耳边呵了一句“下次小心点”收回了手。洛晴脸上微微一红,叫了一声“表哥!”

  (二)澹博望着两人,嘴角微一抽蓄,转身便要离去。洛晴见了,忙把帽子扔向他,娇?乓簧?:“接着!”“嗖”的一声,帽子已飞到澹博身后。他回过头,左手接住了帽子,右手把玉珠拿出,倒翻过来置还给洛晴。帽子同样地稳稳飞出,但一个有声而一个无声,虽没明言,但三人心下一片雪亮——这场浅意义上的“过招”,洛晴算是输了。

  帽子轻轻扣在洛晴头上,但她全不理会,靠着谷云问道:“澹博大哥,你怎么在这里?”澹博一笑:“这是我家,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?”“你家?”洛晴听了,瞪大眼睛怔怔的说不住话来“那这里是,”“齐府。”澹博打断了她的话头,“那你也是,也是我表哥?”她忐忑不安的问。“对,他是我哥哥,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。”谷云点点头,拉着她的手轻声说:“我们进去吧,别让爸爸等急了。”

  澹博一言不发的推开竹门,独自走了进去。洛晴和谷云在后面跟着要进去,但门太小,只容一人进去,在前的谷云走到门口时停住了脚步,让在一旁道:“女士优先。洛小姐,请!”洛晴冲他一笑,拨开珠帘,正欲走进去,童心忽起,拿起一串珠子向后甩去。后面的谷云正要走进来,眼睛正盯着地上高高的竹坎儿,一副全没注意的样子,眼见就要打到他的眉心了,洛晴一声惊呼,便要相救,哪知飞来一片竹叶,把珠子打了回去。

  洛晴一看叶子,还未转身就已经叫道:“舅舅!”听到一个声音笑着说:“乖晴儿,你要来我们家住了吧?这么多年不见,你可变的更俏了,语琴妹子还好吧?”洛晴转过身,见到一个俊美绝伦的人正站在那里。他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,有棱有角、俊美异常。一双剑眉下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,充满了多情,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。高挺的鼻子,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。使他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,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。不错,这就是洛晴的舅舅——齐宇轩。

  这时候,谷云也已走到她身边,洛晴这才仔细打量了他两眼,但见他俊秀非凡,风迎于袖,纤细白皙的手执一把扇,嘴角轻钩,美目似水,未语先含三分笑,说风流亦可,说轻佻也行,再看看舅舅和澹博,不禁笑道:“舅舅,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,你长得那样帅,他们两个也是个俊秀的表哥呢!”宇轩舅舅摇头道:“你看我这一身老骨头,哪及得上他们两个呀?”一直未开口的澹博眉头越来越紧,忽然蹦出了一句话:“爸,你们慢慢聊,我去做饭了。”说罢,头也不回地朝厨房去了。

  谷云望着他的背影,叹了口气:“哥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,他从来都是口若悬河的,我们虽然同父异母,但他对我、对爸爸一直都和和气气的。唉,我该怎样劝劝他呢?”洛晴听他说的苦闷,连忙岔开话头,问道:“表哥,我住哪儿啊?”谷云却似乎没听到。宇轩舅舅捋着胡子说:“云儿,带晴儿去清音阁,千万不能伤了她,不然我拿你是问。”洛晴大奇:我怎地会被人伤着?但一看舅舅那威严的眼睛,便把刚到口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  于是,她领着手提袋,跟着谷云上了楼,只见周围一下子开阔起来,四个房间分别叫清音阁、轩辕台、凌霄殿和浮云院。经过其他三间时,洛晴仔细看了一下,有三副对联:第一对,春满人间百花吐艳,福临小院四季常安。横批:欢度春节;第二对,丹凤呈祥龙献瑞,红桃贺岁杏迎春。横批:福满人间;第三对,五湖四海皆春色,万水千山尽得辉。横批:万象更新。到自己门前时,只见两面墙上是风月无情情欲散,世事无常常(长)相思。横批却是空空无也,自是写对之人还未想出来。洛晴在心中默念了两遍,预备日后在想一个十全十美的。

  谷云推开门,让洛晴先进,只见左边是一个绣屏,把这个清音阁分成了两间。一进门看到的是书房,一扇大窗对外而开,放眼望去,竟是一团团五彩的花环,风信子、郁金香、茉莉花等争芳吐艳。就连窗台上也摆着盆兰花。靠着窗台的地方,摆着一张八仙桌,桌上的笔墨纸砚一应俱全,但都像是被人使用过的。

  右手边是一具瑶琴,琴尾上刻着“秋波荡漾”四字,还雕着一朵兰花。洛晴看到这里心想:这四个字,自是指这具琴的主人了,但她怎地也喜欢兰花?而那花怎地又似几天前刻得?就这弦来看,这具琴曾有过两个主人。慢着,舅妈叫程漾歌,那秋波自是谷云的母亲了。而这具琴的两个主人再转身向后看去,一个雪白的桃木书柜正倚墙而立。透过玻璃窗,洛晴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泛黄的纸张和古老的字句。

 

    北京海淀区西二旗小学六年级:贾甘露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相关文章推荐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千年_100字


千年的感动_800字


千年有爱_400字


千年_900
  八月初三,残月如钩;天上地下,垂钓思愁。冷月的锋芒如泛着寒光、漾着雪影的绣花针,麻密若织、铺天盖地地刺下。刺在美人那白玉般晶润莹泽的冰肌上,也刺入她那软细柔绵的雪心里。疼痛,却令人心悦。尖刺

验证码:

全部评论

神圣计划登入网页